top of page
  • Feng Jiang

「跨」不過的《冥王星Somewhere Out There》:此世的基進性別提案

Updated: Dec 24, 2022


僻室提供/攝影楊惟中

在廢墟與星體中死生的她者們


占星學(Astrology)中,冥王星代表毀滅與重生。而《冥王星 Somewhere Out There》則敘述兩名邊緣存在,希冀透過毀滅其此世,想望重生於來世。


方進場,滿眼的廢墟意象。地上是各類棄物積堆成的小山,連綿成崎嶇景貌。兩條堤坡夾成直角,一道攀升到盡頭,另道則緩降接至廢墟中央。蔓累物叢中,有兩人昏睡。漸而,男孩醒來,踉蹌地走出坡道盡頭。隨後,女孩從桌邊甦醒,見空無一人,便騰出手機撥號。鈴音從闃暗隧道生出,最後男孩現身回到光明之中。男孩被對方稱作林美靜,而女孩則是林士豪,他們約定在此以對方之名相稱。


林士豪與林美靜是兩名國中生。前者是個陰柔且受家庭暴力與校園霸凌的受害者,並與男性公民老師發展同性師生戀;後者則因其陽剛非典的性別氣質,與前者共情靈魂裝錯了身體。他們無法承受生命苦痛,企望在數次猛烈以頭相撞後,能靈魂交換,無奈標誌傷痕下對世界僅存的希望與愛。嘗試幾回無果後,決意以自殺結束錯誤乖謬的人生。


自殺前,他們決定完成三件事:親吻、哭泣與跳舞。他們先是笨拙浪漫地分享彼此的吻,不由得望見二人死生革命但也曖昧可能的情感。而後在哭不出來時,以言語及肢體衝突幫助彼此提煉情緒,顯得幽默傷感。舞蹈之中,他們融陷在音樂裡,似全然遺世獨立。可惜舞樂方停,生之苦楚無言也無情再度襲染。


最終,林士豪【1】與林美靜分享父親講過的冥王星故事,認為來生終會於該星上與愛人永恆相聚。憑此,兩人將欣然偕手離世。然而,因發現安眠藥不足,林士豪懇求林美靜先將自己悶死,後者再吞食藥品。在一片鳴聾沉重裡,林美靜緩緩壓上林士豪。僅見林士豪一手溫柔堅決地扶握著林美靜的手,那是絕望後交付自身的死、的愛。漸次,林士豪由凝定,轉為傾身未知峽谷邊緣的懼躁,再是狂潰,我幾乎能感覺到她【2】被死亡剝奪的氣息。直到最終,她化成停窒,再也不動。極近崩散邊緣的林美靜,淚嚎著「美靜」,似是哀悼身邊死軀,也是鼓吹招喚著自身的夭亡。他顫喘著拿起水瓶與藥丸,徑直往口內倒去,卻在下一刻全吐了出來。觳觫的他全身劇烈振抖,還連忙捏起地上的藥片次次塞入口腔,但又嘔了滿地。恐懼疊混著愧疚,他一次次叫喚「美靜」,同時趑趄地跌奔出舞臺,消聲在盡頭,徒留林士豪/林美靜的屍身空陳在滿目的殘垣斷壁中。


「跨」性別?──性別體制的陰影


《冥王星 Somewhere Out There》以直球拋擊給觀眾兩個性別她者【3】的故事,絕足震撼。年僅十餘,卻已成末路少年的二人,期望在這廢墟點亮的冥王星童話中重生,結局卻僅見毀滅餘蕩場中。我不禁疑惑,是否能以其它角度來企近這個星象寓言與滅生母題。故事中兩人交換衣服,林士豪更欣喜化妝。在在表現他們不喜歡「現有的標籤」,而喜歡「另一個標籤」,才語訴靈魂之說,並心繫橫跨性別。但,那真的是自由嗎?多次,林士豪被廢墟外的火車聲驚嚇,林美靜則總在霎時間將其擁入懷中。我暗自忖度,火車之聲,除代表林士豪受盡暴力的創傷,是否也隱喻宰制他們,轟隆龐然的性別體制。


冥王星的性別啟示:轉化、物質與陰陽同體


二零零六年,國際天文學聯合會決議將冥王星從九大行星除名,因其過小且軌道傾斜,軌道帶上更同時有眾多天體存在。【4】可以說,冥王星即是行星正典中的邊緣它者,如同本作之二位主角。不過,冥王星卻也被推測著可能存在有機物質。實是,規則之外,常懷有生命的無限可能性。


冥王星,代表繁雜的占星意涵:禁忌、壓抑與控制,更是個人生命的陰影與創傷,恰如父權的幽魂縈繞;命運之力對集體的生存權剝奪,而兩人則是性別的烈士。其回歸週期漫長,表徵同樣幽長的業力、輪迴與因果。但在黑暗與絕望中孕生的,應是轉化與修行自我及他人的力量。最重要的,是冥王星接軌物質與靈魂。然,性別是靈魂,還是物質呢?在本作的脈絡中,顯然是前者,但主角們卻沒能化用冥王星的核心精神:超越實是物質的性別枷鎖。兩人僅有全有全無般的執著,卻也全然忽略冥王星由死入生的能量。心繫靈魂與「跨」性別,將忽略同樣是冥王星所代表的生殖系統,也就是,性別如何被從物質面建構的事實。


本作主角所言之靈魂論,為眾多跨性別者採納之論述。然本文卻想反思,跨性別雖打破傳統性別框架,卻未根本地挑戰性別的二元腳本。所謂跨,卻最終仍落腳於父權製造之男女形象。本文並非否認跨性別者們作為個體希望能轉換性別的事實,而是質疑這樣的策略是否真有助於打破父權體制。意即,應著眼性別之權力(power)如何運作。基進女性主義(Radical Feminism)許久前便已提出陰陽同體(androgyny)。弗蘭曲(Marilyn French)認為人們所追求的不論陰陽的好特質,應是超越性別的、陰陽調和之下的好特質。【5】另外,朵金(Andrea Dworkin)則更基進地主張人類的二元生理性別外其實存在各類性徵樣態。【6】回頭從已被認定是事實的生物性別出發去看見社會建構,駁斥男女二元。既然生物性別已為虛妄,所謂社會性別不過是海市蜃樓,幻上築層罷了。女性主義,應「見樹又見林」,尊重跨性別者的個體認同及生命苦難,也思索如何攻破性別體制。


此世的性別提案:基進的行星分子存有


本作為編劇陳弘洋歷年「星際計畫」之一。其在播客(Podcast)節目中提到,他並不喜歡教育觀眾。【7】誠然,無人喜歡古板說教的頤指氣使。但,藝術可做為社會的鏡鑑與改革的媒介,或能於創作中省思如何投注訊息、意義,甚至是對抗權威的力量。這不也是寫下各色故事的初衷與動力嗎?


「下輩子……一切就都會不一樣了,對吧?」【8】


毀滅與重生,便從此世開始,因而我們需要女性主義。冥王星,還代表調查與洞察,看見事物本質與意涵。透過其死生寓言,我等應追求的,是在性別輪迴中涅槃。並置冥王星的天體喻思及女性主義批判,可借鑒張君玫之「行星分子女性主義」(Planetary Molecular Feminism):上至冥王星天體,下至萬物分子,皆在在提醒我輩,不應僅是跨性別,而是有意識地張開成為流變於各類層次,陰陽同體並超越性別的存有樣態。【9】


註解


1. 此文思索再三,最終仍以其本名稱之,因認為雙方都並非真正想變成對方,而是渴望性別身分的調換。此外,希望以本名保留並銘刻兩人分別經歷之殊異歷史與苦痛。最後,亦考量節目冊上對於兩位演員與腳色之名稱撰寫。

2. 然而,於性別代名詞上,尊重腳色自身之性別認同,因而使用女性之「她」。

3. 此以女性之「她」指稱,意在表示不論是林士豪還是林美靜,都是父權正典中被賤斥的「非男人」:陰柔的男人以及陽剛的女人。

4. 參閱https://www.iau.org/news/pressreleases/detail/iau0602/

5. 參閱Marilyn French. (1985). Beyond Power on Women, Men and Morals. New York: Summit Books.

6. 例如所謂的雙性人(Intersex)便是很好的二元反例。參閱Andrea Dworkin. (1991). Woman Hating (Penguin Group ed.). New York: Plume.

7. 來自播客節目《劇場狂粉的日常》,〈EP121 - 跟著【僻室x陳弘洋】漫遊行星~🚀《天王降臨多久川》/ 《冥王星》〉。

8. 擷取自劇中臺詞。

9. 固然,基進女性主義與張君玫所承接之後現代女性主義、賽博格等反/後身分政治時常扞格,此處僅就陰陽同體與行星分子女性主義於本作脈絡之交點而言。參閱Chun-Mei Chuang. (2021). Politics of Molecular Feminism: A Multispecies Postcolonial Perspective (Toward a planetary molecular feminism). Gendering Transformations: Feminist Knowledge Production and Trans/national Activist Engagement.


※本文於表演藝術評論台刊登精簡後之版本,此為原文。


本文獲2022國藝會「表演藝術評論人專案」補助並刊登於表演藝術評論台

計畫名稱:《身體酷兒閱讀:「表演」藝術中被消失的表演與性(別)邊緣敘事》

計畫類型:多元媒介評論

https://pareviews.ncafroc.org.tw/comments/bc92522d-7696-42b0-96b5-46fc56caa84f


4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「若每個人都能參加一次內觀,這個世界將會完全不同。」生命中首次修習內觀後,我在心裡如此確信著。 二零二一年的五月,二十八歲的我頭回前往臺灣高雄的法邁中心。總共十日,每天清晨四點起床,間斷地靜坐約十一小時,並於晚上九點半熄燈就寢。深山環繞,眼看是場與世隔絕的清心旅程。在不甚明白內觀為何的狀況下便隻身前往,那十日如同雲霄飛車般地跌宕起伏。我內在的道家思想,與此實踐中的佛家思想,兩者在身心的邊界上琢磨,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