準點

On (the Train Named) Time

街舞 ←→ 戲劇 

「用街舞演一齣戲。」 

是戲,也是舞 

讓 
街舞登上舞台 
表現不一樣的戲劇 
擺脫舊有的街頭次文化形象 

讓 
街舞的熱情與戲劇的細膩 
共譜: 
層 
層 
堆疊的回憶 
人們該如何面對,然後釋懷 

讓我們一同乘上列車 
準點出發 

尋找靜躺在時間之外的無限可能。

 

編舞 Choreographer|江峰 Jiang Feng

導演 Director|林孫煜豪 Sunn Lin​

​編舞助理 Assistant to Choreographer|張庭瑋 Ludwig Zhang

表演者 Performer|江峰 Jiang Feng、余香儒 Shannon Yu(香姊)、李秀芬 Shiou Fen Li(蹦Bonn)、陳仲霆、劉亭伶

音樂設計 Music Designer|符芷瑄

燈光設計 Lighting Designer|李紹庭 Li Shao-Ting

舞臺設計 Stage Designer|黃洛瑤 Huang Lo-Yao

平面設計 Graphic Designer|辛爾康 Eric Hsin​

2016 江峰X林孫煜豪聯合製作

​地點|納豆劇場

評論 Review

「青春就是無止盡的嘗試。」

不管我個人喜不喜歡這個演出,這只是我自己的口味而已,並非是評論演出的標準。做為一個觀眾,同時也是一個「比較老的人」,跟新新創作者之間的差距只有體會的不同,以及經驗多寡的差別,與其說是給建議,不如聊聊那些我可能也有過的「曾經」。
創作永遠是困難的,你願意忠於自己?還是貼近觀眾?或者,你可以聰明的兩者兼具?我認為編舞者使用這樣的呈現方式,本身就是一個挑戰,而這件事情,我給予很高的肯定。
街舞是向外的舞蹈,在意身體以及技巧能夠在第一時間反映出節奏,如果由我的角度去理解兩位創作者,我會試著去想像:舞蹈在他們的心裡是什麼樣子?思考著,是不是還有別的方式能為自己發聲?

「過程勢必是混亂的,甚至是在場觀眾無法理解的。」

也之所以這樣,藝術沒有參考書,關於「被感動」這件事情,沒有人可以指導你該怎麼學習。所以年輕的生命就是闖、就是摔,站起來拍拍屁股,繼續向前走;我本身創作的時間也不算長,到目前為止,也還沒有找到「正確的方法」,只能說,創作的過程像顆彩色的洋蔥,抽絲剝繭,慢慢地找到真正的核心,自己最喜歡的那個部份。
我希望這世界上有更多犯錯的機會,有更多人能夠進了劇場、出了劇場怒罵難看,但是還是可以一笑至之的下回再去看看這些人在搞什麼鬼。

這是個很好的開始。

––––楊乃璇(小事製作 Les Petites Choses production )

作為初出之作,舞裡展現了創作者跟自己相處的過程。它揭露出一則古老的議題:每個人轉身面對過去,開啟的都是一項無比巨大的難題。有時時間先於我們,但我們卻被困在靜止的時空裡,無法自拔。在那個空間我們甚至分不清這究竟是痛苦、還是救贖。而有的時候,我們會迎頭趕上、與之搏鬥,記憶本身也會裂解、分化、甚至互相吞噬。這些過程所等待與追求的,都是同一個終點:是舞末,所有人都可以在手電筒(意味著探尋)的燈光前,記憶與自身一併成為心目中理想的樣子。不可治癒,但依然可以圓融。

––––張敦智(劇場工作者/專欄評論人)

我很享受和舞者一起共享他們回憶的感覺,當我們一起把全身心放在劇場空間裡,悲喜是同步的、好惡是同步的,甚至連肢體的掙扎也感同身受。《準點》服裝呈現簡潔線條,黑中帶金的舞衣使舞者的軀體彷彿被置換成任何人的軀體,而透明舞衣象徵的回憶印象令人感到驚艷,在演出最後,舞者一一獨舞並走下了列車,留下透明的舞衣在微光中閃爍光芒,畫面之美令人屏息。

––––張力尹(藝文工作者)

開場以手電筒為指引,暗示了尋找追求的印象,配上鐵軌撞擊聲與煙機本身的聲響,植入一個古老但精準的意象:列車進站。燈光的使用可以說是相當迷幻,除了漸層外,在紅磚牆上產生魚鱗閃爍的效果讓人驚喜。音樂方面,使用管風琴的聲音與不斷變換且輕快的節奏讓意象連綿。舞台方面,使用投影片與燈光配合產生列車、人生回憶從眼前流過的效果。服裝全為黑色,大部分都有不完整、被切割的部分,可能象徵著人生的狀態。

––––李蘄寬(劇場工作者)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
©2018 by 江峰 Jiang Feng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