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峰 Jiang Feng

怕痛的人

Updated: Mar 14, 2019


  比起湧進自己視野裡的新的人群,我總是更在意那些從生命裡離開的背影。


  他們的背影決絕堅定,還是揮手蕭瑟。

  戀情的盛放期,許多人都會選擇在社群媒體上記錄下感情的點滴。或豪語、或呢喃地欣喜自身的幸福。

  但當舊面孔不再出現,或者替換了一張新的臉龐,我總是偷偷地揣想:「那是什麼感覺?」

  點進朋友的頁面,發現有關於從前那個人的一切都被抹去了。我訝異,不在於揣測背後的原由,只因人們進入和離去彼此的生命裡,能夠如此地無聲無息。

  那是什麼感覺?

  生命似被刪去了一段。   可能是釋懷地剪去龐雜,抑或是忍痛揮刀割去。

  佛洛伊德:「哀悼是將『欲』從他者身上回收的過程。」

  我始終莫名以為這個概念很美。   代表了,當人們渴望他者,如同切割了自己的一塊,交予了對方。

  尾聲時,甚至必須由你來取回那一部分的自己。

  多麼殘忍。

  當越多身影來去生命裡,人們該如何反覆承受這樣的擺盪?也許現代人的愛情總越愛越累,是因為這個理由吧。我們都不曾思索過自己在這樣的過程裡,留下了多少縫合補貼的疤瘡。

  如果愛是如此一種自刑,那我能不能一生只為一人,因為太怕痛了。

  「一輩子對於一份愛情太短了,連思念都不夠」   ——余秀華《我們總是在不同的時間裡遇見》

7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反神話與胴體哲學:談《上一個這一個下一個都是》

「人不是生來成為女人,是變成女人。」——西蒙波娃《第二性》 「即使我們生無可戀」向來擅於使用「符號」,處理社會網絡中的各類議題,尤其是曾經被這個社會漏接的芸芸眾生。父權分配給女人的符號,從舊約聖經的「禁果」便已開始。此次作品《上一個這一個下一個都是》,貫徹了編舞者李秀芬兼具鉅觀社會現象,與微觀個人歷史的創作關懷。 作品開頭便緩緩引入繁複的符號網絡:包含作為性的甜蜜與宰制雙面刃的蘋果,以及引導自身入

凡胎神性:《神秘鳥》的儀式劇場

狹小微亮的空間裡,五名白衣女子正在不止地抖顫著,且間或從身體內部發出低沉的共鳴聲。由靜入響,從慢至快。似乎正積聚著能量,以召喚出什麼。觀眾圍圈而坐,共同凝聚這份期盼。緩緩地,頭戴羽毛冠飾、身披白巾的神祕鳥從門口緩行入內。祂踏著低緩的律動,一步一步都踩出大地的平穩深沉。神秘鳥帶著五名女子持續律動及共鳴著,整個斗室都充斥著其傳送出的能量。神秘鳥臉抹白色線條,手部不停向外揮舞。產生的聲響與風壓,如同禽物

夜海囈語:《沒關係,白洞只是理論上存在而已》

即使我們生無可戀,於二零一八年臺北藝穗節,在臺北國際藝術村的頂樓天臺召喚了一場星際詩旅。《沒關係,白洞只是理論上存在而已》,一句輕巧,卻也寫下了許多社會皮面背後的倉皇身影。藝術家李秀芬舒展其社會學背景,利用遊戲、對話及道具等層層擴深了表演者們身體向度。 作品沒有傳統舞蹈的反覆動作堆疊,而是如詩一般地呢喃絮語。看似細碎的叨唸,都在在朗讀著社會深海下的漏網苦痛。 「快走!」身旁一聲大喊。 表演在突然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