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Feng Jiang

你的科技不是你的科技:觀《浮人》之多重解殖民儀式與操演型網際論述

Updated: Dec 24, 2022

「我有資格書寫這篇藝評嗎?」


這是來自殖民者的評論,寫給同為殖民者或曾為、仍為被殖民者的觀者。期望我們共享、認見並自白歷史軌跡,由此心態開啟寫閱的共商空間。


網頁緩慢開啟,赫然,上緣本來傳達工具式提醒的彈出式標籤,訴說:「山林與河域」、「祖先們的身體」、「免費的意志」如何「被現代科技給控制,並掠奪」。其後,「祖靈透過夢境的網路雲端,留了一個訊息:你是誰?我在這!是誰?你在哪?」


《浮人》欲透過「非線性(non-linear)」──源於網頁探索與數位空間的「共時性(synchronicity)」鋪展,存在微妙難解的交織因果(或否)──解殖(decolonizing)儀式及網際論述(cyber discourse):「如果可以再麻煩你幫我們記憶了。」清晰地以新穎的操演式(performative)網頁,召喚觀者為言說、解殖與修復儀式中的參與與行動者。


進入主站,可見「漂浮_floating.jpeg」、「皮膚碎片.fabric」、「自我修復_Self_Repair.??」、「force.分類監控」、「二葉松_on_小米.mp4」、「地圖.maps」、「洪水變為水庫_Reservoir.mov」、「思念.missing」、「洪水儲存區.live」、「電.electricity」及兩塊綠色山形圖式,為可點進之分頁。背景則是各個分頁圖式之重疊、交織,不斷流動與變化。


「漂浮_floating.jpeg」一頁散佈家園地貌,含碼頭、林木、水景。一句「我的家在水下面。」將遊覽者領至「洪水儲存區.live」;觀者能見「石門水庫即時影像」,搭配背景輕和(但諷刺)的音樂,似能夠看見此等影像其中/下所疊合與掩蓋的魂靈與遺跡。「皮膚碎片.fabric」記錄日治時期原民身體、語言與儀式如何被操弄,並作為「奇觀」被新聞文字銘刻;「force.分類監控」並置參與者自有儀器所攝之的即時影像與兩張舊時原民影像,「我被拍攝的很不舒服,我想你也一樣」使遊覽者感到網際空間中隱匿的監控凝視;「思念.missing」內含三首音樂作品,混用原民傳統樂器、族語、身體聲響及音景(soundscape);「電.electricity」似蒐羅往昔部落影像與改建營造發電設施之歷史剝削;「地圖.maps」呈現萬大舊聚落之影像及網路文本講述(text-to-speech)工具口白,生硬描述被迫遷徙與監控歷史;其一山形圖式引至杜庫板舊聚落之巨觀影像,搭配似是徒步穿行其中的聲景及原民傳統樂音。此頁下方,則書寫本作其一創作者族中長輩之口述史,更顯歷史沿跡。


「洪水變為水庫_Reservoir.mov」與「二葉松_on_小米.mp4」:前者採用口述史、錄像與行為藝術的交叉形式,梳理「水」於身上的紋路歷史。使用象徵中國/華國/漢人文化的毛筆於身上描繪水脈/血脈,並身扛水之歷史重量。其中華語字幕時有「錯誤」,似是於語言上戲弄華語主位。此外,更善用分割畫面,連結原住民於歐美與華國宰制下的多重殖民身分,與此作內在豐滿的多元策略;後者則似為本作品之聚焦回應論述,以網頁上圖示之道具,如傳統織物、日人漢字印章、家鄉地圖、原民祭儀植物等。同時勾勒日本侵略地景/身景,直至滿覆。織品與小米為對前者之回應與寧靜反抗:縱使紅印覆蓋、佔有家園地圖,小米仍穿越「身林」,滋養生命。接受毒與蜜共在呼吸,不卑不亢,沉著低語。


此作之「非線性」手法驚/精巧鋪展,觀者自由選擇路徑,卻也能發現其中交織的論述戰術(tactic):活用各類媒介,共呈複雜飽滿的隱性歷史。最後,「自我修復_Self_Repair.??」竟引向谷歌搜尋引擎首頁,所提案的,是被殖民者抑或是殖民者自身,由此次作品所引入之修復契機?


看似疏簡的網頁設計,不僅未讓人感到錯漏,反而從開頭之標籤到網頁的編排,都使觀者意識:挪用殖民者──在此同時指涉西方與漢人/中華民國──語彙與工具,尤其二者於科技與語言的權力把控,可從網頁上數處並置之中英字詞略見。漢/華殖民臺灣後,亦掌握西方之數位技術與話語權,形成當代臺灣網際霸權。臺灣原住民如欲於網際空間對抗殖民歷史,便必須同時梳理前二者的共犯結構,及辨認自身及周遭的多重殖民層次。此外,看似違逆現今主流美感的設計,似亦試圖從美學層次上瓦解歐美與華國價值。


或如奧菊羅德(Audre Lorde)於〈The Master's Tools Will Never Dismantle the Master's House〉一文所提,被殖民者應開發自己的解殖工具。《浮人》所建構之多重解殖民儀式與操演型網際論述,終使被隱藏的浮現,被默認的存疑。


本文為本人入選為2021妖山混血盃評論人撰寫之評論,首次刊登於妖山混血盃官網

1 view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「若每個人都能參加一次內觀,這個世界將會完全不同。」生命中首次修習內觀後,我在心裡如此確信著。 二零二一年的五月,二十八歲的我頭回前往臺灣高雄的法邁中心。總共十日,每天清晨四點起床,間斷地靜坐約十一小時,並於晚上九點半熄燈就寢。深山環繞,眼看是場與世隔絕的清心旅程。在不甚明白內觀為何的狀況下便隻身前往,那十日如同雲霄飛車般地跌宕起伏。我內在的道家思想,與此實踐中的佛家思想,兩者在身心的邊界上琢磨,

bottom of page